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焦点资讯】访谈Pebble Technology CEO Eric Migicovsky

【焦点资讯】访谈Pebble Technology CEO Eric Migicovsky

编辑:哈尔滨奥松机器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8-09-20 浏览次数:36


Eric Migicovsky是一名工程师和企业家,2009年毕业于加拿大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获得了工程学学士学位。在校期间,Eric就开始做智能手表。这也引领了他开发第一款产品,InPulse。在努力寻找懂硬件的投资者之后,EricKickstarter众筹平台发布了一款新的智能手表,PebblegetPebble.com),这也成为Kickstarter历史上最成功的众筹项目。Eric凭借Pebble获得的巨大成功,点燃了投资者和企业家们对于硬件创业公司的兴趣,并且有助于为新兴的创新消费品铺路。



Steven Osborn: 我希望咱们可以从请你谈谈关于你个人的一些情况开始。例如你的背景,教育经历,以及是什么让你对实物产品制作感兴趣?你在制造Pebble前的经历是怎样的?


Eric Migicovsky: 五年前我就开始研究Pebble了,我在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拿到了工程学学士学位,并作为交换生在荷兰学习。我当时在学习工业设计的时候萌生了做Pebble的想法。在荷兰,人人都骑自行车到处去,所以我也开始带着智能手机骑自行车。

荷兰人天生就能一边骑自行车一边发短信。我现在还没学会这个技能,我不想在骑车的时候把手机掉进水沟里。我开始设想如果能在自行车上安装一个手表或者其他的设备,这样我就可以跟智能手机沟通并且搜索信息,那该是一件多么酷的事情啊!如果是手表的话就很完美,因为人们天天带着它。我开始画草图,设计一款手表。我在宿舍里自己动手将第一块电路板焊接起来。

事实上,我在网上发布了关于我第一个原型设计的YouTube视频。不过,即使在此之前,我也一直觉得自己会成为工程师。


Osborn: 从小你就知道自己想动手制作东西?


Migicovsky: 是的,我从小就是爱动手做东西。玩乐高玩具,造树屋,做机器人,摆弄电子产品,并且在焊接的时候还烫到了自己。我一直知道我想制造东西。回望过去,也许你会预测我可能会创办一个硬件公司,因为我不仅喜欢造东西,而且还喜欢做生意。在很小的时候,我就经常贩卖东西,我还有一条送报路线呢。

上高中的时候,我开了一家小店,叫“黑市”(Black Market),在自己的储物柜售卖小食品和饮料。我以低于我们学校自动贩卖机和实体店的价格做生意。这很有趣。这家店开了几个月后就被停业关门大吉了。这是我第一次尝试为人提供服务并且做一些人们需要的事情。


Osborn: 所以你的动力来自这种需求?或者在你自行车的时候,你仅靠手上戴着的这个新奇玩意儿,就不必掏出手机? 你的大部分用户都是这样使用的吗?或者是否还有一些你没想到的很有趣的使用方式?


Migicovsky: 设计这种手表最初的想法就是用于通知消息。这是它的基本特性。我们第一个智能手机模型,InPulse,只适用于黑莓(BlackBerry)智能手机。我刚完成在安大略滑铁卢大学的学业,那里是加拿大移动研究公司(Research in Motion)的所在地。所以那时自然而然就与黑莓公司合作了。

我们在2010年秋季开始上市发售InPulse第一个版本,它仍然融合了诸多元素。我们用了当地一家数控机床加工店的金属制品,这家店从报纸上得知我们的情况,然后发了一封电子邮件,问我们是否能让他们帮助制造该手表的外壳,而他们做到了。

我们的电路板来自一家中国的小工厂,是由我们的一个朋友介绍的。我们在工作室里一点一点安装手表——包括表带和玻璃表面——最后将它们发送给我们第一批客户。

整个经历最好的地方就是我们提早将产品发给客户,并看到他们对智能手表的反应。一开始,该手表的作用仅仅是显示手机上的消息通知,例如电子邮件、SMS以及来电显示。很自然地,客户的首要要求就是:“这个手表可以也具有显示时间的功能吗?”第一个版本的固件不具备这个功能,因此我们决定为手表添加报时功能。我们每周发布一次新的固件。我们会考虑我们想要添加的新的功能,将它们写入操作系统,然后将该操作系统发送出去给beta测试用户使用。

大约有一百个人试用了这款手表,几乎每天都会有人写很长的电子邮件给我们反馈用户体验。这真的很了不起!我们在开发了新功能之后第一时间得到用户的反馈。


Osborn: 我想很多人做了产品原型机,然后想在Kickstarter上发布,转天就期待能卖出一百万件产品。或者我猜想会发生的最糟的事情就是他们卖出了一百万件,然而他们必须得想出如何将产品生产出来。


Migicovsky: 嗯,五年前我就想到了这一点,硬件公司并不是不受欢迎,但那时它们还不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事物。所以我们努力去筹钱,我从父母那借钱,还从政府借了些钱。我们还贷了些款。我们回到了安大略滑铁卢,这里没有硅谷那样的环境,我们没有那么多现金,所以我们只能先用手头上那点钱竭尽所能做了能做的事。我们认为试图再筹钱是不太可能的了,所以我们开始出售InPulse手表。

我们向人们解释这是一款早期开发的产品,也许存在很多缺陷,但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修复它们。早期用户提出了很多需求,最普遍的要求就是让人们可以为该手表写应用程序。我们原来就考虑过这个要求,但我们从不知道这会成为一个重要的功能。

2011年1月,我们为InPulse手表发布了SDK软件开发工具包。它非常初级,但人们却开始用其创造漂亮有个性的手表界面。这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我们发现无数人有兴趣改进这款手表并且构建些东西,将其改变成没人能想到的东西。

在我们在设计下一代智能手表,Pebble,的时候,我们实施了这一想法。APP应用程序开发已成为我们在生产Pebble时最核心的体验。我们添加了对Android和iOS操作系统的支持,但我认为我们添加的最重要的功能是第三方开发者也可以在Pebble的系统上写应用程序。


Osborn: 你能说说你在这一路上,遇到过哪些挑战吗,是在生产制造方面还是在工程设计方面?听起来你们似乎在早期筹集资金的时候就遇到过一些麻烦,但是否遇到过其他难题,在制造或工程方面?可能遇过的一些其他的出乎意料的事情?


Migicovsky: 回溯到我们还在工作室制造InPulse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连串的难题。四年前,我们担心手表带上出现问题,我们必须找到解决办法。现在我们来回飞中国检查生产情况,而且我们在讨论将数万或数十万的零件运到世界上不同的制造商手中。现在解决问题与以往大不相同了。必须以长远的眼光考虑问题。


Osborn: 我觉得在你把这个产品做大之前拥有那种学习经历是件好事。


Migicovsky: 我们从InPulse中学到的最宝贵的经验就是,从最开始时,我们就知道无线更新技术极其重要——即该手表不需要使用USB就可以通过蓝牙自动更新。因此我们将这种技术添加到了InPulse的引导加载程序中,随后这也成为了Pebble的一部分。对此,我们必须经过非常彻底的测试,因为我们知道,如果它在某一刻失灵了,那么所有的手表都将无法更新。当你在开发那种需要百分之百实际操作的软件时,需要做大量的工作,还需要祈求一定的好运。所以当我们第一次做固件更新的时候有点激动。


Osborn: 能说说你们是怎样在Kickstarter发布产品的吗——关于Kickstarter的经历是怎样的?你们是怎样做出要参与Kickstarter众筹项目的决定的?你们的产品仍然是Kickstarter史上最成功的产品,而我认为你们也是在Kickstarter上较早期发布硬件设备的。就如你所说的,现在硬件创业公司大受欢迎,但你们在这之前就开始了良好发展。


Migicovsky: 我们决定做Kickstarter项目主要是因为我们无法从标准的、更典型的投资资源筹到钱。我们参与了一个叫Y Combinator的项目,那是在硅谷的一个孵化器。这也是我们第一次与硅谷有联系。

在加拿大的时候,我们最初试着从天使投资或种子投资人那筹集资金,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在加拿大找到的唯一筹资渠道就是我父母和加拿大政府。我们无法说服任何私人投资者。这很艰难,因为作为一家硬件公司,我们必须实实在在制造出东西来。

最终在2011年初,我们得到了机会去硅谷,加入Y Combinator项目。我们想着那可能会极大地改变我们的筹资能力。在硅谷这里,人们怀有远大的理想,他们相信随意的、疯狂的、可能实现起来很困难的创意。

在经历了三个月Y Combinator项目之后,我们又回到原来做演示的日子,再一次尝试去筹资。我大概跟数十甚至上百个投资者谈过,但仅仅只有几个人愿意给我们投资。真的太艰难了。我以为在硅谷筹钱会容易点。但事实并非如此。


Osborn: 在2009年的时候,经济仍然很不景气。那时候即使在硅谷也很难筹到资金。


Migicovsky: 也许吧,但我想当时还存在着硬件公司很难运营需要更多资金这样的想法。当时也没有太多可以证明硬件公司能够做大做强。我们大概从五六个天使投资人那筹到了资金。对此,我格外感激。但不幸的是,我们无法筹到足够的资金把公司做大。

我们只有一小笔资金,因此我们说:“我们在市场上有一款产品,大家来投资这个产品吧,购买更多的组件来制造这些InPulse智能手表,转手卖掉它们获利。”难的是我们有足够的钱来做产品,但我们没有足够的钱将其做好或做快,因此我们比预期多花了一倍的时间将部件生产好。

在我们制造智能手表的时候,市场陷入了严重的低迷期,我们没能按预料的那样尽快售出。当时我们将大部分钱都用在配件成本上,这种糟糕的情况几乎让公司濒临倒闭。幸运的是,我们已开始研究下一代智能手表,Pebble。

2012年初,我们再一次去找风险投资和投资人,说到:“我们的第一个产品已售出20万美元市值,我们设计的第二代产品完全支持iOS系统和Android系统。该产品会更美观,而且还解决了使用第三方应用程序的问题,你们怎么看?”我们得到的回应仍然跟前一年一样:硬件公司很难做。那时我们仍然无法筹到资金。

解决办法是到Kickstarter上。我的一些朋友就在Kickstarter上启动了项目,所以我接触到了一些投资其他重要项目的企业家,例如Twine项目的幕后运作者。我跟他们谈了什么时候上Kickstarter比较合理,我们将我们的Kickstarter视频和网页编辑整合在一起。我们在2013年4月启动了这个项目。


Osborn: 最终你们在Kickstarter上筹到了将近一千万美元?


Kickstarter: 刚刚超过一千万美元。


Osborn: 你们认为最重要的成功是什么?是否还有投资者未曾看到的需求呢?你认为你们的哪些做法值得借鉴?或者你们的成功仅在于找准了合适的时机和市场?对此你怎么看?


Migicovsky: 我认为成功的因素有很多。其中一个就是我们做智能手表大概四年了,而且我们做的东西满足了用户的需求。有用户跟我们说:“这个产品很有用。实际上这才是管用的东西。”我们早期的产品中也犯过很多错误。而Pebble结合了正确的功能,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向人们解释这款产品是多么有用。

在Kickstarter的网页上,我们讨论了用户使用案例。我们解释了怎样在手表上看到谁打过电话,怎样用手表遥控音乐播放,以及怎样在Pebble定制用户界面显示,这样你就可以改变手表的外观和风格。


Osborn: 对于有硬件产品想要放在Kickstarter网站上众筹的人,你有什么建议呢?似乎Kickstarter正在改变对硬件产品的态度。我不知道它会对人们有怎样的影响。


Migicovsky: 我认为现在这是个很好的平台,很多人在使用。这是个用于公众筹资的论坛,名叫“自我开始”(Selfstarter),这是由Lockitron的人创建的。是一个很棒的论坛,我很推荐它。但总的来说,你开始为上Kickstarter做产品的方式,其实跟做任何东西,都是一样的。你需要做人们想要的东西并让他们使用。在向公众发布,并将其做大之前,你需要从用户那获得反馈,这点很重要。做大家想要的东西。这样做必然的结果就是,想好怎样向人们解释你的产品,这样人们能理解其价值并有购买欲望。做好这两件事,会有助于推动公司或产品在任何你选择的平台上获得发展。


Osborn: 那Pebble下一步计划或下一代产品是什么呢?你们会开发新的软件和新的硬件吗?你们现在在研究什么呢?


Migicovsky: 我们最大的目标就是软件。硬件已经现成了。我们已经售出了超过10万个Pebble。现在我们作为一个公司,任务就是开发软件,推出更新,为手表添加酷酷的新功能,并使开发者能够为Pebble研发出更棒的应用程序。


Osborn: 那太酷啦。我很有兴趣想看看人们会为Pebble设计出什么样的应用。Eric,非常感谢你接受我的访谈。


创造源创客,创意自奥松


------------------------------------------------------------------------------------------------------


奥松机器人官网www.robotbase.cn

秀创客教学视频:supermaker.tv

微信号:奥松机器人

京东:alsrobot.jd.com

淘宝:robotbase.taobao.com

天猫robotbase.tmall.com

QQ群:16816196(讨论,解惑)

新浪微博:@奥松机器人基地



  • 用户评价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Hi,大家好,我是小奥!

欢迎来到奥松机器人的世界!

需要咨询服务请点小奥哦!

  • 销售咨询: 销售咨询
  • 销售咨询: 销售咨询
  • 技术支持: 技术支持
  • 咨询电话:
    0451-86628691
Top